云舒

论路西菲尔和押沙龙的相似性

其实没有论的
看多了神、大卫(fgo版)相关和神路cp后突发其想的冲动产物
大卫和路西菲尔全程未出场

我见到那最美好的毁于一旦
我见到那最高贵的落入尘泥
我见那被宠爱的辜负恩宠
我见那爱得最真的满腔愤恨
我见到利剑从中折断
我见到旗帜脏污委地
我见那明亮纯洁的眼染上污浊
我见那口吐莲花的唇不复含笑
光耀的晨星永堕地狱
而大卫王最宠爱的孩子不义而死

仁慈的父曾将其捧在手心
荣宠备至
众生曾对其俯首
敬仰服从
那爱着父也为父所爱的,何以竟至于此呢?
何以那爱竟化为恨,而恩义都化为飞灰呢?
你何以竟举起叛旗,带着那信你的人自寻死路呢?
光耀晨星啊,你为何坠落?
押沙龙,你又何以竟不义而死呢?

……押沙龙当然听说过路西菲尔和他惊天动地的堕落。
“那是傲慢,”征战间隙抽出时间来弹弹琴讲讲故事陪陪孩子的大卫正了脸色,严肃地说,“我们的德行功绩远比不上天上的使者,就更须小心不要犯戒了。神降福于我们,我们不可因此自矜自夸;若有朝一日神不照看我们,我们更不可因此怨恨——那都是犯了傲慢的罪了。”
那时他连连点头,把一切当作真理谨记,对那堕落者嗤之以鼻,自以为若易地处之自己一定比他强——回头想来,这又何尝不是可怕的傲慢呢?
但就连那时,他也未尝没有想过——神明何以如此不近人情?在他眼里路西菲尔确是不必跪、也自然不愿跪的。从小被宠爱着教养大的人,最懂得那不肯低头、宁折不弯的劲头。
大卫是定不会同意这点的,他那样虔信的人,会前所未有地严厉叱责自己的孩子也不一定。因此押沙龙没有说——这一点无聊而毫无根据的念头本也不值得说的。
这点心思飞速地掠过他的脑海,很快便被掷之脑后了。
后来他不忿、起兵,有段时间将大卫赶出圣城狼狈逃亡,转瞬又兵败如山倒,自己在奔逃中被树枝缠住了头发,死于刀兵之下的时候,恍惚间想起这段故事。
我要归到路西法的域去了,他想,微微恍然,我竟终究是像他的,不比他更聪明,也不比他更谦卑,所以才落到这样的地步。
他闭上眼晴,知道生前死后,自己永远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了。
他竟感到一丝报复般的快意。

评论

热度(15)